当前位置:辰溪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时政要闻 > 内容阅读
“二战”武陵山 两任父母官
来源:民族事务委员会    作者:陈清华    编辑:cxnews    时间:2017-01-09 17:25:02

“二战”武陵山 两任父母官

——记中央民族大学杨恩勋教授辰溪扶贫故事

 

  朋友,当你看到这个标题时,也许你会惊奇地发问:武陵山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战争?近五年来,在这块神秘而神奇的土地上确实发生了“战争”,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特殊 “战争”—扶贫攻坚战。在这场“战争”里涌现了许多可敬可爱的人,在他们身上发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值得我们去永远铭记,去赞扬,去讴歌。2011年国家制定了武陵山片区扶贫攻坚战略目标,武陵山片区属于典型的老少穷边远山区 ,山高路远地不平,山势崎岖坡险峻。武陵山也是少数民族较多而且相对集中的地区,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实行对口和精准扶贫,国家从民委系统各大院校抽出一批骨干力量来担任国家扶贫攻坚联络员。历史赋予了他们特殊的使命和一个特殊的身份——联络员。而他们却没有特殊的权力,也没有特殊的位子,可是他们肩上却扛着沉甸甸的责任,他们所干的是一项繁杂而艰辛的苦差事,他们无怨无悔,无私无畏,默默无闻地战斗在自己神圣的岗位上,甘心情愿为武陵山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付出汗水与心血。

  北京大教授 摇身变县官

  这里,笔者要向大家介绍的是一位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杨恩勋教授,他两次被国家民委派遣到武陵山片区担任扶贫攻坚联络员,两次进驻辰溪,两次挂职辰溪县委常委、副县长。杨恩勋教授就是这支队伍里的一员,他第一次出征武陵时,已是五十出头的人了。当时,他从学校得知这个消息时,他自告奋勇向校领导请示要求前往武陵山参与这项攻坚战役,理由是他曾在基层工作过多年,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校领导见他态度坚决,意志坚定,二话没说,便批准了他。2012年3月,杨恩勋与扶贫攻坚联络员大军奔赴南下,带着沉甸甸的责任与殷切的期盼千里迢迢从京城赶到边远的大湘西。他当时也算年纪偏大一点的队员,完全有理由要求组织照顾他分到鹤城、中方、洪江这些交通便利的县市区,但他却主动要求去远一点的地方,毫不犹豫地把便利让给了别的同志。他慷慨激昂地说:“我这次既然是为了扶贫而来,我就要求扎根到边远的山区去,我要去那里寻找我的平台,寻找我的用武之地。这样才能让我了解到更多的贫困实情,掌握更的真实资料。”他认为联络员的真正职责就是上传下达,把基层情况摸准如实上报,将国家的各项惠民政策及时传达给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监督落实,让老百姓得到更多的实惠。就这样他分到了辰溪。从此与辰溪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后来欣然地说:“这就是缘分,让我做了一回地道的‘辰溪人’,也让我爱上和领略了辰溪这方多情而美丽的土地。”他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县里让他协助常务分管扶贫、发展及民族工作,他履职尽责,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很快地就进入了角色,并全心身地投入到自己所担负的各项工作之中去。经过一年的苦战,他的足迹遍布了辰溪400多个村子,差不多走遍了辰溪的山山水水,角角落落,访查了辰溪千家万户困难群众,尽到了一位联络员和父母官的天职,可以说他是功德圆满地回到了北京,也向组织上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谁知2015年3月,第三轮扶贫战又打响了,他再次回到了辰溪,依然官复原职。他风趣地说:“我‘胡汉山’又回来了!因为我的心与魂都还留在辰溪。我知道与辰溪人们还有深厚的缘分,所以又打道回府了。”这一干一晃又是两年,在这两年里,他有了更大的收获,使他更进一步地加深了对辰溪这方神奇土地的认识,也加深了他对辰溪人们的深厚感情,同时也让辰溪人们加重了对这位平易近人、乐观豁达、勤奋务实的父母官的敬意。他感慨万端地说:“三年辰溪人,一世辰溪情。”

甘心讨苦吃 愿为民谋福

  对于一个在京城有着舒适的工作环境和优越的生活条件的杨恩勋教授来说,艰苦的基层工作和清苦的生活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考验,一种挑战。不但生活过得清苦,更为难熬的是孤独寂寞的侵蚀。但他对自己的选择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来辰溪后,他详细地了解到县里的情况,得知县里每个领导都有扶贫联系点,他毫无顾虑地把目标准确地瞄到了边远地区的几个民族乡,以迫切心情向领导汇报说:“我从前搞过民族工作,就让我去民族乡吧,路程远点没关系,我吃得消,也能适应。”去边远地区下乡对于不少人来说都会多多少少地产生一点畏难情绪,甚至会唯恐躲之不及,因为不是害怕难坐车,就是担心难爬坡。五个民族乡离县城有100多里路程,途中要坐近三个小时的车,路途颠簸,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可是他却要争着去吃苦,让人想不通。

  也许是他的满腔热情感化了领导,2012年他这个初来乍到的县官竟然如愿以偿地被“照顾”到辰溪县的“青藏高原”罗子山瑶族乡黄金洞村扶贫去了。这个村子山多田少,是一个典型的省级贫困村,全村700多个人,有500多人在外务工,留在家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的村民,杨副县长入村后,他便吃了定心丸,打算吃住都在村里。村民生活并不宽裕,有时见到这位父母官与他们同吃同住,餐桌上没有象样的菜,心里过意不去,觉得对不住这位尊贵的客人,想单独地优待一下他的生活,却被这位心慈的父母官“无情”地拒绝了,对村民充满同情地说:“你们生活不容易,来这里能与你们一起吃吃大锅饭,吃到这些我们京城里难见不到的野菜,我吃得很开心哦。”他工作认真细致,对村里情况进行了深入摸底,挨门逐户地了解村民生产生活状况,经过几天的功夫,他掌握了该村的基本情况。他决定从整顿村里领导班了着手,他认为健全村里领导班子是关键。他知道一个地方经济发不发展、活不活跃与当地领导班子的眼光与思路是分不开的。他常常打趣地对村干部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所以你们这些村干部要做一个好的火车头哦。”他多少次召集村干部开会讨论村民脱贫致富的路子,并想方设法去上级相关部门为村里跑项目和资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通过各种渠道为该村筹集资金数万元资金,村里办起了三个养殖场,并动员村民培植了香菇基地,为村致富奠定了基础。

  如果说杨副县长2012年扶贫点是辰溪“青藏高原”半山腰的话,那么2015一2016两年扶贫点罗子山瑶族乡的岩坪村就是辰溪的“珠穆朗玛峰”了。怪不得有人调侃他说:“杨副县长,您眼光真高,真是这山望见那山高哈。”他笑着回答说:“无限奇观在险峰。”岩坪村是国家级贫困村,贫困程度更大了,那么杨县长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但他却抱着越是艰险越向前的乐观态度,这个村自然村多,而且各个自然村相距甚远,人口也很分散,村民除了外出打工,没有任何出产,在家的村民只好把眼光投到山坡上的那几棵树,但树林是有限的资源,一棵树成材要花20多年的时间。杨副县长劝导村民要保护好森林资源,把眼光放远一点。经过调查了解,杨副县长得知该村贫困人口占百分之六十以上,许多村民连温饱问题都还难以得到解决,他思想上引起了高度重视,把掌握的情况及时向县里主要领导作了详细汇报,县里扶贫工作组在该村开了三次现场会,并把这个村的扶贫工作纳入全县的重中之重,决定加大对该村的扶贫力度。在杨副县长的大力关心支持下,去年村里修建了村部楼。又为该村办了特色养殖产业—养殖牛娃。同时又动员村民积极造林,打造了上千亩的生态林业旅游基地。

  他心系群众,力尽所能,他两次来辰溪,两次遇到乡庆,即2012年为罗子山瑶族乡恢复成立30周年和2016年为仙人湾瑶族乡成立20周年,他把乡庆工作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极其热心,关怀备至,很多工作都亲自出马,精心组织。两次乡庆,他带领县乡领导向上级部门汇报10次,并争取了一定数量的乡庆典项目资金。他说:“只要力所能及地为瑶乡人们多做点事,我心里就踏实了。”

  杨副县长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但他把自己的个人的利益却置之度外,平时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周六、周日的双休日他搭进工作中去了,不是下乡调研就是开会。他合理而周密地安排了自己的时间,每个月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去基层调研,三分之一的时间来学习和撰写调研报告,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开会或其他事务。他虽然是来自于京城的一位资深教授,但他从不摆架子论资格,不管是份内的份外,凡是领导安排的,群众所求的,只要他力所能及,能做的能帮的,他都会尽心尽力去做,也不讲任何价钱。凡与他共事的人都称赞他是一位精力充沛,劲头十足的工作狂。几年时间里,从来也没听他喊过一声累,叫过一声苦。他常对身边的人说:“我是从农村从基层里走出来,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种过田、担过煤,也算个从苦水里泡大的人。我把苦难当成了一所大学,它磨砺了我的意志。俗话说得好:先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在人的生活中,干什么事都有困难,如果你怕困难,困难就会欺负你,如果你不怕困难,困难就会屈服你。”他乐观而大度,再苦再难的事情,他都会坦然去面对。

  去年8月,他爱人在北京慢性支气管哮喘多次发作,他远在几千里之外的辰溪,可想而不可及。而这时正在突击扶贫任务,抽不出时间去北京照顾爱人。他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将爱人接到辰溪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今年9月,爱人的病又复发,那时他正在乡里负责调研扶贫小额贷款之事,一天要跑好几个乡镇,累得精疲力竭,眼冒金星了,白天根本抽不出丁点时间去照顾,只好晚上去陪同爱人说说话,也从没有请过一天假。为了更好地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爱人病愈之后,他干脆留下爱人做他的“后勤部长”,当他的专职“服务员 ,他不想给政府增添任何麻烦,个人有困难,从不向组织吐露,也不向组织提出任何特殊要求,而是一个人默默地承担。他说既然到辰溪来了,他的感情都是给了辰溪,心血都倾注到辰溪这块热土上了。家庭孩子他都无暇去顾及了,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顾不上了。今年6月,因天天下乡,气温高,加上劳累过度,精力严重透支,导致感冒发烧,并患上了急性肺炎,几天吃不下东西,在辰溪县人民医院打了两周的吊针,除了每天两小时吊针时间,他都照常坚持上班,没有因病请假休息过一天,,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更谈不上回北京看他的孩子们了。

  他的生活简单而简朴,只要有时间他都坚持自己亲自动手做饭菜。有时朋友想请他去吃顿便饭,他总是推脱说:“我老婆饭菜做得蛮好的,我喜欢在家里吃哦,既卫生又舒适。”他还劝导身边的朋友要多吃素菜,以养身健体。有时,朋友们兴趣来了,也邀约去他家品尝嫂子的厨艺。嫂子性格温和,心地善良,贤淑而典雅,听杨县长介绍说,嫂子是仡佬族,穿着打扮也含有民族风味,身材也保养得很好。她做饭菜手脚麻利,三下五除二,桌上的菜就上满了,果然小菜胜过荤菜多,不懂内情的人还以为她真的“小气”,其实当你吃了这些美味小菜之后,才有种吃得既可口又舒心的感觉。杨副县长与嫂子都是贵州人,虽然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但是饭菜口味依然偏向贵州的味道。

百姓口碑传 载道夸好官

  在老百姓眼里,杨副县长是一位可亲可敬的好领导。他喜欢接地气,善于交农民朋友。他常说:“我到辰溪来最大的收获就是结交了一帮子好友朋友。”

  他乐于助人,体恤民情,与群众心连心,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他负责扶贫工作,面对的是基层群众。他每次去乡村调研走访,看到生活有困难的群众,学习上有困难的学生,他都会用笔记在本子上。2012年,黄金洞村是个山歌之乡,杨副县长住村时,村民怕他寂寞,吃过晚上就请他去村里听山歌。杨副县长与这些纯朴的山歌爱好者成了要好的朋友,也经常去他们家做客。去年他到罗子山瑶族乡开展“一进二访”活动时,发现该乡岩坪村向三毛、向洪田、向启强等困难户程度较为严重,积极去民政部门为他们争取生活困难补助,同时自己又主动掏腰包为他们捐款。行善做好事已成了他一贯的举动了,三年来,他私自20多次为了多名特困学生捐献,多次为乡村困难群众资助,但他从不声张。

  杨副县长来自高校,作为高校的一名领导干部,他更加关注贫困地区学生的成长与学习。2015年,他主动联系中央民族大学附中共美民族教育基金会资助辰溪8名特困中学生1500/人,计12000元;资助苏木溪瑶族乡学校购置电脑20台,购置费75000元,并建立了电脑室。

  杨县长不但热爱工作,也热爱生活,他能歌善舞,他自豪地说:“我是从贵州歌乡里走出来的,如果不会唱歌,就妄为贵州人了。”他把歌当成了自己的钟情伴侣,在寂寞时,他常常在心里哼哼歌,他说是歌声给他带来了无穷的快乐。他不但爱唱歌,还爱写歌,在空余时间里,只要他有点闲情逸致,便会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写成优美的歌词,而且才思相当敏捷,出口成章。第一次来辰溪时,他被瑶乡人们的盛情所感动,他由衷地写了两首祝酒歌词,描绘了瑶乡人们热情好客的意境,被县里文化部门一位资深的音乐家谱了曲,至今已在瑶乡广为流传。他还说罗子山是他的革命根据地,他喜欢瑶乡人们的热情朴实,有歌词为证:“世上好水千千万,不如瑶乡甘泉甜。用手捧着喝一口,美到心里头。瑶乡山路弯弯转,从深山漫延到外边。瑶乡人们情义重,不是亲情胜亲情,胜亲情……”2012年的中秋节,他一个人在沅江边的防洪堤上独自徘徊,一会儿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一会儿听听沅江里的涛声,由衷地产生了对家里亲人的思念,面对这美好的意境,他情不自禁地又作了一首歌词。“美丽沅江水,流向远方去。夜色静悄悄,月光皎洁如水,心似明镜。月儿天上挂,我在江边走。远方的亲人啊,心儿挂念你,挂念你……”。他是一个才情并茂的有心人,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以歌词的形式把这个地方记载下来,而且歌词通俗易懂,饱含感情。

  在短短的三年时间,杨县长用自己博爱与大爱的精神,为辰溪人做了许多数不胜数的一桩又一桩的实事好事,他不回报,不图名利。他对这方既贫穷落后又充满温度的土地有了难舍难分的情结,同时也与辰溪人们结下了珍贵而永久的友情。

  前两天听说杨副县长元月十号要回北京了,岩坪村的村干部和几位村民,冒着冷冽刺骨的寒风早早地从百多里之遥的乡里坐车赶到县城,又找到杨县长住的地方,要与杨副县长道别。手里捧着几盆兰花草,无限激动地说:“杨副县长,我们知道您喜欢养兰花,这花是我们特意从山溪里找来的,这是我们的心意,您一定要带到北京去哦。如果您想我们瑶乡人们了,就看看这几盆花吧。我们会永远记住您这位父母官的好处!”接过兰花的杨副县长已是热泪盈眶了。还有黄金洞的那些歌友们也来了,给杨县长送来了歌碟,那悠悠的山歌声仿佛还在耳朵里回旋:高高的罗峰山,甘甜的山泉酒,喜迎远方贵客来,瑶民热情盛似火,胜似火。贵客即将回京城,留恋的话儿说不完,从此天涯各一方,友情之花常胜开,常胜开!

  【责编 杨娟】

  



  • 热点新闻排行
--------------------------------------------------------------